分享
当前位置: 首页 >> 红色吴起
红军入陕布下“口袋阵” 吴起镇上“切尾巴”
恢复窄屏
发表时间:2016-09-21 来源:吴起文明网

  中央红军1935年10月19日进入陕北苏区吴起镇,胜利结束了长征。中央红军到达陕北时,国民党部队也尾随而至。毛泽东主席认为,“我们只能给根据地带进利,不能带进害,所以这一仗必须要打胜。”他和中央委员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认为红军有作战经验,又有群众基础,利用吴起山区不利于敌人骑兵作战的有利战机,在吴起布下“口袋阵”,一举歼灭了尾追的敌人。这场被称为“切尾巴”的战役是中央红军入陕第一仗,又是中国革命新局面的开局之役。

当年的“切尾巴”战场,成了旅游胜地

  绝不能把敌人带进苏区

  1935年9月22日,党中央、毛泽东为了加强指挥,统一行动,在甘肃哈达铺将中央红军一、三军团和中央直属纵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为摆脱国民党追兵,突破渭河封锁线,进抵甘肃省榜罗镇,决定迅速赶到陕北根据地,同陕北红军会合。

  当中央红军离甘进陕之际,蒋介石慌了手脚,即刻电令宁夏马鸿逵部:“兹令你部骑兵前往堵截,相机包围,予以歼灭。”国民党军队在甘肃的何连湾集结后,于10月18日拂晓奉命追击红军,以骑兵为主力先行,步兵随后跟进。东北军敌师长白凤翔率第六旅三个骑兵团,及西北军敌三十五师马培清骑兵团,共六个团一万余人,日夜兼程,死死咬住红军不放,如甩不掉的“尾巴”。马培清骑兵团因地形熟悉,走在最前面,10月19日进抵铁边城附近宿营,距红军仅有十多里。

  为了使红军主力在吴起镇集结,以陈赓为团长的中央干部团担任狙击敌骑追击的任务。陈赓命肖应棠率三个班共48人,埋伏在距铁边城约十华里的王畔子东西两个山坡上待机歼敌。

  10月19日太阳刚出时,驻在铁边城的马培清骑兵团,派出一个排,顺头道川侦察前进,当敌人进入红军的射程时,肖应棠一声令下,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敌骑措手不及,很快就被打散。随即敌一个连的兵力,又向红军阵地扑来,顷刻之间,仍被打散。午后,敌三十五师骑兵团的一个营在飞机、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的掩护下,顺着小沟、塄坎向红军阵地袭来。

  红军战士以一当十,激战两小时,敌骑再次被红军击退。红军干部连以少数人牵制了敌军的兵力,给红军主力争取了时间,保证了在吴起镇的集结。完成任务后,该连于晚间12时撤离了阵地。

  10月20日,敌三十五师骑兵团让开中路,又顺二道川与头道川之间山梁侦察前进,从侧翼夹攻。下午准备在二道川刘河湾一线宿营时,遭到红军一纵队的伏击。马培清凭借有利地形,重新将部队撤在头道川与二道川之山梁上,在一块尚未收割的荞麦地里修筑工事,准备在此扼守。入夜,估计情况不会有变化,便留一部分人由一个连长带领,在荞麦地防守,其余都撤到二道川塔儿湾附近休整。

  毛泽东于1935年10月19日随一纵队首先抵达陕北吴起镇,进入西北苏区,随后彭德怀率二、三纵队也进抵吴起镇附近宿营,胜利地结束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中央红军刚刚停稳脚跟,便得到消息:一路尾随而来的国民党骑兵有2000多人,对我红军形成夹击之势。毛泽东立即电令彭德怀速来一纵队,并找来周恩来、叶剑英、聂荣臻等商量作战方案。

  打与不打还是个问题

  吴起镇革命旧址位于吴起县城内砚洼山南麓,当年是一户富商的私宅,毛泽东、张闻天等党的领导人当年就借住在这里,在碾磨窑内召开了军事会议。吴起县党史办原主任蔺治忠介绍说:19日晚上形势相当危急。毛主席当时主持会议并分析了形势,“我们疲劳敌人也疲劳,吴起是山区不利于敌人骑兵作战,我们只能给根据地带进利,不能带进害,所以这一仗必须要打胜。”

  中央红军北上抗日来到陕北,已经减员达十之八九,所余人员也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伤痛满身。原吴起县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园馆长吕军说:吴起的十月天已经开始结冰,可是红军好多人还光着脚,穿着单衣,在这种情况下要打好这一仗谈何容易。

  当时在一些干部中,对打还是不打,意见并不一致。有一部分人不主张打,认为情况又不熟悉,没有把握,等到把敌人引进苏区,了解情况之后再打较有把握。还有个别战士说:叫我们两条腿打四条腿,怕是开玩笑。

  毛泽东的警卫员陈昌奉1966年12月27日接受访谈时,回忆了这次战斗的战前准备情况:到达吴起镇的当天晚上,毛泽东主席没有休息,连夜主持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研究对策,他和许多同志主张要打:我们已有打骑兵的经验(主要指在甘肃静宁界石堡消灭东北军三个骑兵连的经验);再说,我们的条件比敌人好,我们已经到了陕北革命根据地,有良好的群众基础,有把握一定能打胜。把这场胜利作为礼物送给陕北人民。

  毛泽东还把保安(现在志丹县)游击支队支队长张明科找来对他说:你们游击队同志对这里地形熟,给主力红军带路,一来可以学习打仗方法,二来你们多拿一些枪支回来武装自己和赤卫队。

  根据中央军委的部署,当时参加战斗的有一军团的一、二、四、五、六大队,三军团的八、十三大队,一个大队最多五个连,最少三个连,共约五千人。部队指战员先后于10月19日晚、10月20日晨分别进入战地布防,各大队在战前都分别进行了思想动员工作。

在这孔富商家的碾磨窑里,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决定打响“切尾巴”战役

  黄土高坡下的“口袋战”

  10月21日凌晨,各大队按照毛泽东主席亲自部署的作战计划,分三路出发(头道川一路,三道川一路,正面西南山一路),对来敌形成合围之势。布下“口袋战术”,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全歼来犯之敌。

  毛泽东当时身体十分虚弱,10月21日4时半依然跨过洛河,从二道川口一个小庄子前面的小路正面西南上山。上到平台山(今胜利山)后,过了两个马鞍形的地方,5时半走到第三个马鞍形的地方,这里有一株很大的杜梨树,树下设立有指挥所,他和彭德怀一起指挥了这场“切尾巴”的战斗。

  早晨7时左右,战斗打响了。一纵队二大队在二道川塔儿湾首先对敌三十五师骑兵团发起攻击,敌军大乱,敌团长马培清随即把兵力撤到二道川与头道川的山梁上,窥视方向,准备逃跑。当逃窜未及10华里时,又遭到红军一纵主力的伏击,敌警戒连瓦解。

  这时战斗全面打响,红军左右两翼配合作战,截住白凤翔第六师的一个骑兵团,将其全部缴械,其余被我击溃。白率残部调头逃命,红军追击50余里。敌马培清的骑兵团亦被红军在山梁上打得七零八落,即率残部向元城子方向逃窜。在齐桥,又遭埋伏在三道川的一纵二大队的伏击,经过激战歼敌50余人,缴获战马20余匹。

  “谁敢横刀立马 唯我英勇红军”

  从7时整个战斗打响,到9时多结束,这一仗干净利索地全歼敌三师的两个骑兵团,敌六师的一个骑兵团,击溃敌六师的两个骑兵团和敌三十五师马培清骑兵团,总计打死打伤600余人,俘虏1000余人。至此,红军切断了长征中一直甩不掉的“尾巴”,结束了长征中的最后一仗,实现了战略大转移。

  中午12时左右毛泽东下山。刚进入陕北就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在吴起镇简陋的窑洞里,他不禁诗兴涌动,为赞扬彭德怀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表彰他对敌作战英勇无畏的精神,泼墨挥毫写了一首六言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毛泽东下山后到他的窑洞休息了两小时,到下午4时又开会研究工作了。当日下午各大队都分别召开了庆祝会,欢庆战斗的胜利。

  战斗结束,彭德怀来到毛泽东住处,看到桌子上放着的这首诗。诗的第一句,恰好是他和毛泽东等在战前签发的作战命令中的一句话,只是毛泽东把其中“路险”写成了“路远”,把“沟深”写成了“坑深”。当他看到最后一句是“惟我彭大将军”时,觉得胜利不应归功于他个人,随即拿起笔来,谦逊地把“唯我彭大将军”改为“唯我英勇红军”。

  毛泽东诗不写己,彭德怀功不自居,这段改诗的佳话,再次展现了中国共产党领袖和老一辈革命家的胸襟与气度,在全党全军形成巨大感召力,80年后的今天仍被人们广为传颂。

  吴起革命纪念馆解说员宗定侠介绍道:“切尾巴”战役之后,吴起人民为了纪念红军的胜利,就把平台山改名为胜利山。

  2006年在长征胜利70周年前夕,吴起县委、县政府在县城建成了长征主题广场,重现中央红军胜利到达吴起镇的场景,如今这一切都成为当地红色旅游的一个重要景点。(三秦都市报记者 孙涛)

主管单位:中共吴起县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吴起县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办公地址:吴起县政府大楼 联系方式:0911-8390197     技术支持:西安胜海软件有限公司

本站有些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访问,获得好的体验)

京ICP备100314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