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当前位置: 首页 >> 红色吴起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中央红军与吴起
恢复窄屏
发表时间:2016-11-07 来源:延安日报

  值此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80周年、中央红军长征胜利到达吴起镇81周年之际,重温长征历史,回顾峥嵘岁月,增强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既有一定的历史意义,也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一、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长征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在吴起落脚?

  众所周知,1933年,在中华民族内忧外困之际,蒋介石一意孤行,采取“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动员100万兵力,对中国共产党建立的农村革命根据地进行“围剿”,并投入50万兵力重点围剿中央苏区。在前四次的反围剿战役中,得益于毛泽东的正确指挥,敌人均以失败告终。然而,在第五次反围剿中,由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导致红军惨败。为此,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被迫实行战略大转移,各路红军先后开始了举世瞩目的长征。

  据考证,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之所以选择落脚在吴起镇,既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简言之,在当时,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落脚吴起,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三要素。

  第一,当时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始终没有找到理想的落脚点,而吴起镇,是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在迷茫之际,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发现。

  这个原因具有偶然性,是因为当时的一张报纸和一个人在此过程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当时各路红军长征的概况是:

  红一方面军,即中央红军(俄界会议上改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司令员彭德怀、政委毛泽东、副司令员林彪,1934年10月17日从江西瑞金、于都一带出发,历时12个月零2天,途经江西、福建、广东、甘肃、陕西等11个省,先后冲破四道封锁线——渡过乌江——夺取遵义——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翻雪山——过草地——突破腊子口——翻越六盘山——到达陕北吴起镇,行程二万五千余里,于1935年10月19日到达吴起,兵力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7000多人。后来,中央红军于1935年11月6日,在甘泉的象鼻子湾,与徐海东领导的红二十五军,刘志丹领导的红二十六、二十七军(后改编为红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胜利会师,红十五军团由此编入红一方面军,并在这时恢复了红一方面军的番号。

  红二十五军(后编入红一方面军),由程子华、徐海东率领,于1934年11月16日从河南罗山何家冲出发,行程近万里,于1935年9月15日到达陕西延川永坪镇,同刘志丹领导的红二十六、二十七军会师,兵力由出发时的8000多人,锐减到1000多人,成为最早到达陕北的一支红军。

  红四方面军,由张国焘率领,于1935年5月初放弃川陕苏区,从彰明、中坝、青川、平武等地出发,向岷江地区西进,1936年10月9日到达甘肃会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师,行程一万余里,兵力由出发时的10万人,锐减到3.3万人。

  红二方面军由贺龙率领,于1935年11月19日从湖南桑植刘家坪等地出发,行程两万余里,于1936年10月22日到达会宁以东的将台堡,同红一方面军会师,兵力由出发时的2.1万人,锐减到1.1万人。

  关于中央红军长征落脚点的问题,中共中央在长征途中曾先后七次开会决策,但由于受到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前6次决策均未实现,第七次决策,正式将落脚点放在吴起镇。具体情况是:第一次,1934年10月,在中央苏区瑞金决定,前往湘西与红二、红六兵团会合,未能实现;第二次,1934年12月,黎平会议决定创建川黔边根据地,未能实现;第三次,1935年1月,遵义会议决定创建川滇黔根据地,未能实现;第四次,1935年5月,会理会议决定转入川西北建立根据地,未能实现;第五次,1935年6月,两河口会议决定创建川陕甘根据地,未能实现;第六次,1935年9月,俄界会议决定前往靠近苏联的疆蒙地区创建根据地,也未能实现。

  直到第七次,1935年9月27日,榜罗镇会议才最终决定,中央红军要到陕北去,保卫和扩大陕甘根据地,具体情况是:1935年9月12日,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进入甘肃,召开俄界政治局会议,决定去靠近苏联的疆蒙地区建立根据地,为了缩小目标,将红一、红三和军委纵队共七八千人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成立了由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林彪、王稼祥组成的5人团来领导红军。9月17日,中央红军突破腊子口,进入甘南,翻越六盘山,过了岷山。之后,到了哈达铺,中央红军从一张《晋阳日报》上意外获得消息:“赤匪”刘志丹占领陕北6座县城,拥有正规军5万多人,游击队、赤卫队约20多万人,主要活跃在吴起一带,有窥视西北的危险。得知这一喜讯,毛泽东心情豁然开朗,感到“柳暗花明又一村”。9月27日,在甘肃省通渭县榜罗镇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红军落脚点的问题,会议决定改变去苏联附近建设根据地的计划,毛泽东指出:“下一步,中央红军要到陕北去,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会合,扩大陕北苏区,领导全国革命。”在此过程中,唯一全程参与长征的陕北籍党员、红军总政治部、白军工作部部长贾拓夫,积极为党中央和毛泽东介绍陕甘根据地的革命情况,建议中央落脚吴起。加之,当时的红二十五军已经先期到达陕北的延川永坪,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胜利会师。所以,落脚吴起,在理论上成为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的首选,这个原因可以称之为中央红军落脚吴起具备的“天时”。

  第二,吴起地处陕甘革命根据地的北大门,而陕甘根据地是当时全国红色革命硕果仅存的一块根据地,为中央红军落脚奠定了坚实基础。

  陕甘根据地的创始人刘志丹的家乡距离吴起镇只有5公里,刘志丹早年深受进步人士李子州、魏野畴等人的影响,在黄埔军校毕业后,随即投身革命活动,主要活跃在保安、吴起、华池、南梁、照金一带,当地的群众很早就接触到了陕北红军,拥护共产党的主张,非常支持和拥护刘志丹所领导的陕北红军。

  1935年初,由刘志丹等人创建的陕甘边根据地和由谢子长等人创建的陕北根据地得到巩固和发展。陕甘边区苏区有11个县级苏维埃政权,陕北苏区有9个县级苏维埃政权。为了粉碎国民党军对两块苏区的大规模军事“围剿”,两块根据地、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