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色吴起
吴起民俗文化介绍:传承民间技艺 弘扬传统文化
恢复窄屏
发表时间:2016-08-17 来源:吴起文明网

  历史的长河总有不朽的传承,在黄土高原的西北角,当年秦魏以及戎狄等少数民族相互征伐几经易手的一方山水却留下了吴起永久的记忆,这就是位于洛河(地理名北洛河)源头的吴起县,吴起因战国名将吴起在次屯兵驻守而得名,由于北接宁夏,南连黄河(北洛河为黄河支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境内古城寨堡星罗棋布,秦长城、明长城、秦直道穿境而过,由于山大沟深,居民多为避乱迁徙而来,但战乱一起,居民又遭屠戮而十室九空,追朔最近的一次就是回民叛乱,所以现在的居民多为民国时期榆林迁徙而来。

吴起胜利山 图片来源:《延安日报》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虽然当地的人口组成几经变化,但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特殊的文化。同样是信天游,吴起的唱法和榆林的不同。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的结合造就了吴起特殊的文化。陕北地区很早就有“武出三边,文出两川”的说法,但吴起的文化自有特色,没有三边那漫天黄沙的英雄气概,也没有黄河岸边水汽滋润的婉容灵秀,但铁鞭舞、糜粘画、擀毡调等都是传承千年的不朽技艺。吴起作为陕北的一个县,在两千多年前成为传承大将吴起的历史原点。在决定当代中国历史走向的长征一战中,被党中央选作落脚点。笔者认为这绝不是历史的巧合,这和当地的文化传承肯定有着某种联系。

  追寻历史的足迹,寻找那些不朽的技艺,本文就吴起地区已发现和受到保护的几类传统手工艺及文化技艺作简要介绍。

  弹口琴

  吴起弹口琴在本地流传已久,其产生年代无法考证,但据民间相传,清朝初期最早产生于该县的周湾、长城等地,康乾盛世期间,由于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弹口琴这一音乐形式得以快速发展流传;解放后,随着生产的发展和民歌、山曲的不断丰富,弹口琴也得到了进一步完善,弹奏的曲目更加丰富,不仅可以用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情感,而且还可以对弹对唱,年轻女孩亦可以借此传达心中的爱慕之情。

弹口琴  图片来源:《延安日报》

  吴起弹口琴内容极其丰富,既可弹民歌,又可弹山曲,既可合弹,又可对弹,既可弹曲问答,又可弹曲斗骂,其曲调高雅,内容丰富,悦耳动听,反映了吴起人民热情奔放的性格特征,是集文学、历史价值于一体的民间技艺,具有着完整的传承体系,由群众自发而学,自发而传,属于原生态的民间艺术。弹口琴曲谱以民歌、山曲为主,曲调动听,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吴起弹口琴现已被列入第二批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剁荞面

  吴起剁荞面是在人们生产生活经验的总结中创造的一种剁面的技艺。“剁荞面”是陕北人待客、逢年过节和喜庆时必吃的一种传统美食,关于剁荞面这一技艺在当地民间有着这样的谣传:“媳妇强不强,先看荞面剁的长不长;媳妇利不利,先看荞面剁的细不细。”从民谣中可知,剁荞面在民间流传较为广泛,且成为人们衡量新媳妇的标准,这一习俗的延续使吴起剁荞面得以存在和发展。吴起剁荞面技艺极为讲究,剁荞面的过程关键在于“剁”的技巧,讲究快、准、稳,对于剁刀的使用必须熟练、沉稳,剁出的面条要粗细均匀,长短合适,再掌握煮面、烹汤的技巧,成熟的面条可谓酸辣可口、嚼味十足。不仅是一道美味的民间面食,而且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深受当地百姓的喜爱,成为了当地饮食文化的一大亮点。

剁荞面  图片来源:《延安日报》

  吴起剁荞面使用的剁刀一般长2尺,宽1寸,刀背的两端装有两个木制的手把。食面的配汤主要有臊子汤、酸菜汤、羊肉汤等。此外,吴起剁荞面的材料——荞麦,具有极高的营养成分,吴起的荞麦高蛋白、低脂肪,维生素含量高于小麦、大米,长期食用,有治疗高血压、控制糖尿病、消积消滞、降温解毒等作用,吴起荞麦目前在国内、国际已渐有盛名,出口量渐增。因荞麦做成的面食非常可口,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剁荞面因此而广受当地百姓喜爱。

  擀毡

  吴起擀毡技艺最早由北方游牧民族传入,因其实用性较强,而成为传播较广的手工制作技艺。

  擀毡技术最早源于北方游牧民族的生活创造,其成品毡是北方居民生活中的必备用品,人们可以把毡做成毡棚抵御风寒和烈日,也可以把毡铺在炕上,对被褥起到防潮、隔土、保温作用,还可以把它做成毡鞋、毡帽,即暖和,又舒适;既坚实平整,又抗磨耐用,在广大群众的生活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

  直到二十世纪80年代前,擀毡技艺仍是民间艺人的一种谋生手段,90年代后,由于种种原因使擀毡技艺一度陷入了困境,几近失传,擀毡艺人也流散于民间各地。

 擀毡  图片来源:《延安日报》

  吴起擀毡技艺是一种原生态的手工技艺,它的原料为羊毛、麻油、豆面、水的天然材料,制作工序包括弹毛、铺毛、喷水、喷油、撒豆面、铺毛、卷毡、捆毡连、擀连字、解连子压边、洗毡、整形、映图案、晒毡等。成品毡不仅实用,且美观大方,擀毡不仅作为一种生活技能存在,而且弹毛的节奏自成节拍,毡匠可边弹边唱,曲调高雅,节奏协调,体现了劳动人民追求生活的热诚和热情豪放的性格。吴起擀毡技艺现已被纳入第二批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糜粘画

  关于吴起糜粘画的起源及产生没有相关的文献记载,但雏形可追溯至老辈人逢旧历过年,乡间村镇,家家户户张贴的“瓜子娃娃”吉祥图案,后演变为豆粘画,从豆粘画发展为今天的“糜粘画”。

糜粘画  图片来源:《延安日报》

  在吴起当地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瓜子娃娃一把叉”,据此可知,以各类谷物粘贴的娃娃图形具有着趋吉辟邪的作用。相传隋末唐初,战乱、天灾频繁,社会动荡,民不聊生,一日一农民在出门要饭途中,梦见一位白发老者对他说:“用五谷杂粮粘成人形,贴在灶前保佑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贴在门楣上保佑家宅平安。”醒来后,即刻赶回家中,用仅有的几个瓜子粘成“瓜子娃娃”贴在自家的灶墙前和门楣上,并将此梦告诉了邻居和亲友,第二年,凡贴了“瓜子娃娃”的人家,都盼来了粮食满仓和家宅平安,乡民们喜极而泣,奔走相告,口口相传,从此便在吴起本地兴起了贴“瓜子娃娃”信仰活动。此后每逢灾荒年,家家户户不约而同地用瓜子、豆类、谷物等粘成人形以及牛、鸡等动物图形,粘在自家的门楣上、灶墙前,祈求五谷丰登和人畜平安。乡风流传,相约成俗,逐渐形成大年三十贴“瓜子娃娃”的民俗。

  米酒酿造

  吴起米酒是用山中清泉水、软黄米(糯米)和粬等经过特定程序提取出的粮食精华,有关其起源,最早可追溯到商代,据《楚辞》记载,当时商朝盛行一种米酒(黄酒),即醴(醴是一种微甜软淡的酒)。醴是用橘米发酵后而成米酒,可以说是吴起米酒的雏形,此法不断改进,到了秦代,制粬技术的不断发展,人们用粬加糯米造酒,是制酒业的一大进步,到了宋代,据《北山酒经》记载,酿酒技术出现了许多流派,然最接近现代酿酒技法的是用曲、糯米、草药制酒,与吴起米酒的制作技法异曲同工,可见,吴起米酒的成熟期在宋代,后来此法一直流传于今。

米酒酿造  图片来源:《延安日报》

  90年代前吴起有名的酿酒家族有齐氏家族、刘氏家族、白氏家族等。其制作步骤为泡米、蒸煮、晾饭、拌粬、落缸、发酵、后发酵、另酒等步骤。吴起米酒色泽均匀,黄中透红,并随着贮藏时间的延长米酒的颜色逐渐变浓,味道也随之浓厚,入口后有一股淡淡的酸味,酸中透着香、无苦无涩、气味醇正、味美可口、营养丰富,并具有很高的调理、营养、保健价值,被誉为“餐桌上的调养酒”,在吴起当地极受欢迎,其工艺属传统手工酿造,历史悠久,传承谱系完整,现已被列入第三批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油漆画

  吴起县境内的油漆画是由北方民族早期的岩画演变而来,分布于县城的各个乡镇,不仅用于家庭装饰,也用于寺庙的修整与完善。其绘画风格具有较为浓厚的北方气息,反映了人民淳朴善良、热情豪迈的性格特征。

  吴起油漆画的历史,最早可上溯到原始时期的洞穴岩画,当时以单一的朱色为主;秦朝时期人们开始用化学油漆在器物及建筑物上绘出山水风景及动物画,油漆画由此形成;三国时期,随着人们对生活装饰追求的提高,使油漆画得到快速发展,所画内容主要以佛教画和道教画为主;到了唐朝,油漆画的内容不断丰富,在以山水画、人物画为主要表现对象的同时,更注重画中意境的表达,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宋、元、明、清期间,随着中国画史的不断演变和快速发展,以及各种绘画流派的产生,油漆画也形成了各自不同的风格。油漆画内容的朴实性及油漆画自身色彩的鲜艳特征使它在民间得以广泛流行。

 

油漆画  图片来源:《延安日报》

  吴起油漆画非常注重色彩、冷热及线条的运用,在表现手法上有写实和素描,但在应用中,主要以写实为主,其色彩鲜艳,线条流畅,美观大方,形象逼真;其构图极为巧妙,表现意境独特,反映对象活灵活现,形象逼真,是民间艺术的典型代表,在民间应用较为广泛的作品有《福寿图》《吉祥如意图》《五谷丰登图》以及动物和山水图,表现内容离不开劳动人民的生活与信仰,它是陕北民间劳动人民精神生活的写照。吴起油漆画现已列入第二批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通讯员 樊燚成)

主管单位:中共吴起县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吴起县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办公地址:吴起县政府大楼 联系方式:0911-8390197     技术支持:西安胜海软件有限公司

本站有些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访问,获得好的体验)

京ICP备10031449号